朋友,您好!欢迎您光临中外旅游杂志网!
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中外旅游杂志网 > 古镇乡村 >
国家统计局解读2019年7月份CPI和PPI数据
_政策
公安机关打击整治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犯罪成效
2019年7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0.3%
_政策
国家统计局解读2019年
公安机关打击整治民
2019年7月份工业生产者
民政部儿童福利司在
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印
国家防总进一步安排
文化和旅游部:多方
7月份全国安全生产形
税务部门打好精准扶
三部门关于将含羟考
老板入外籍怎么成为省人大代表?_评论
敦煌艺术“萌态”闯入时尚生活“受宠”(图)
高跟鞋配袜子,是high fashion还是坏品味?
天津沈阳道,捡漏“地摊精神”(2013年5月刊)
 
 
    

    Sample Image

           先有天津沈阳道,后有北京潘家园。

           已经无从查证这句话的出处了,但遍寻整个古玩圈,无论是玩瓷器,还是藏玉器的,无论是跑道儿的,还是包袱斋,普遍认定这句话就是真理。沈阳道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甚至马伯庸在其畅销书《古董局中局》中,还特意为解释这句话写了一个章回。

           近十年间,从去普通人家中“淘宝”,到各种鉴宝节目充斥荧屏,中国的古玩市场经历了最好的时光,全国各地也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古玩交易中心,生意越做越大,争先恐后将行商、地摊搬进了高楼大厦。而位于天津和平区的沈阳道,25年的时间,却依旧是一块破布挨着一块破布,买家和卖家都知道,地摊,才是这里的精气神。

           乾隆年间宫中摆设的葫芦瓶,曾拍出1千多万高价的明成化青花九秋罐,明代早期的携琴访友大梅瓶,冯骥才、孙犁、马未都如何在这里捡漏儿……沈阳道的人对这个地摊市场流传的野史倒背如流,偶尔还能听到添油加醋的演绎版本。本期《旅行家》就带您实地探访沈阳道,不必非觅得个什么珍稀物件,大可凭着兴致游走,它的出处与布局,典故与门道,以及方寸间的地摊精神,都将是逛沈阳道收获的大乐趣。

    出处

           每周四,天津的司机不用提前看交通路况,也会自觉绕开和平区的沈阳道,近十年来,这仿佛成了一个约定俗成,这一天,沈阳道不再是天津地图上的一个普通地名,全国各地的古董贩子、行家里手、凑热闹的、捡漏儿的人都汇聚到这里,各取所需。

           天津自古算不上名城重镇,在这里出土的国宝级文物更是屈指可数,但为何天津会建起全国最早、最大的古玩市场?又为何“选中”沈阳道这样一条不起眼的小街?或许清末民初的那段历史可作为注解。

    换物习惯的养成,以及老物件的汇集

           据传,当年明朝皇帝朱棣与侄子争皇位时,曾在海津镇渡河南下,之后便以“天子的津渡”之意,把海津镇改名为“天津”,这里也从无人知晓的野渡变成了保卫皇帝登基的著名渡口,不少南来北往的贸易都要路经此地。

           那时的津门人,虽算不上富裕,却经常能见识些不同地方的物件,甚至是舶来品,没钱买,就物物交换,以物易物的习惯也逐渐养成了。只是这种交换,与现在流行的“换客”文化不同,当时交易的多是生活实用物品,价值不太高。直到现在,在天津刘家房子一带,还经常能见到有人用自行车驮着一堆东西,左右寻摸交换的对象,走时车后座已换成了另一堆东西,换的可能只是口破锅或一件旧毛衣。这些外人看来的破烂儿物件,在老天津人心里却是没花钱就办了件“大事儿”。市井味颇浓。如今各种闲置物品交换商店在天津遍地可寻,也算是找着了出处。

           这种交换形式在清末民初时达到鼎盛,南开区太平庄大街一带形成了经营瓷器、玉器的市场,一些摊贩则开始向人气更高的天宝路转移。

           20世纪初,国内政局不稳,为避战乱饥荒,河北、河南、山东的难民逃到天津,当时的民国政府在天宝路一带搭建窝棚,形成了相对于租界和平民区的贫民窟。这些人靠捡破烂儿谋生,彼此间以物易物。日本投降后,还能在天宝路见到有人私下交易诸如军毯、军服等军用物资,这种交易本身就已违法,又不缴税,他们只好将“破烂儿市”转移到凌晨进行——人们借着油灯的暗光偷偷交易,从远处看,鬼影丛丛,加之这些交易物件从不问来路,更有人仗着天黑以次充好,“鬼市”的名字便叫开了。

           另一方面,不少清朝遗老、名人显贵也从动荡的北平搬到天津避世。那会儿通货膨胀严重,钱不禁花,他们只好隔三差五地变卖手里的古物珍玩,天宝路的“鬼市”便是主要去处,黑灯瞎火地交易,天亮各奔东西,也算保全了脸面。加之天津一直是开放港口,不乏“八大家”这样的富豪以及徐世章、周叔弢这样的大收藏家,“老东西”慢慢汇集于此。

           直到1970年代末,问天津人哪里能淘到宝贝,天宝路是惟一的答案。然而这里的货物大多来路不明,也曾一度被冠以“销赃市场”之名,摊主又经常占道经营、管理混乱、阻碍城区发展,天宝路市场最终被政府取缔。市场没了,交易仍有需要,于是转移阵地。天津古玩界的人才说,沈阳道的崛起,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天宝路的没落。

    沈阳道有真东西,都盼着周四大集

           沈阳道在哪里?这条长不过2公里的小道就位于天津和平区,被山西路、锦州道包围着,虽处市中心,周围却未见高楼,最窄处不足2米宽,周围的新津里、天昌里、光华巷都属老小区,胡同里的房子还保留着解放前的风格。如今眼前这片市井之地,在民国时期曾是日本租界,向南毗邻英法租界,向北则是民族资本家聚集的老城区,附近有五大道、黄家花园、小白楼,溥仪居住过的静园和张园,袁世凯、张学良、段祺瑞、小德张等名人故居不计其数。解放前,山西路上的娱乐场所大罗天,南京路上的劝业场,山东路上的天祥商场,泰康商场一带,本身就是古物、尤其是古籍的集散地。

           按照沈阳道古物市场管委会主任吴云光的说法,沈阳道旧物市场是在1987年形成的,当然,在天津古玩圈的人看来,这个年代恐怕更早。

           由于解放前是租界区,又在市中心,在沈阳道住的人算是天津比较富裕的一拨。1980年代中期,沈阳道的街道居委会办起了旧物交易大会,每个月在位于哈密道42号的原四面钟街道办事处院内举办一次,颇受居民欢迎,很快便缩短到了每半月组织一次,交易活动也越来越正规。1987年,旧物市场正式落户沈阳道,除了生活用品,居民渐渐也把首饰、古董带到了市场上交换。那年头,文物市场尚未开放,绝大多数人也不认这些“老东西”,只有独具慧眼的收藏爱好者能从一堆破烂儿中找到有价值的古物。

           沈阳道有真东西!这个消息在圈内传开,不止是天津,全国的买家都知道了天津有一个能捡漏儿的地方。河南、陕西、山西走街串巷、下农村收购“匀荒货”的人,无论收到什么样的货色,都要先拿到沈阳道来卖,不只因为这里规模大,还因为能找到“伯乐”。

           最初的大集没有固定摊位,好点的用四根铁棍支个棚子,差些的随便铺张报纸或破布,东西往上一摆,有的甚至直接把宝贝揣在怀里。直到1989年,和平区政府才投资建起了“柜台”,1992年又建起了铁皮屋子和砖房,“沈阳道古物市场”的牌子也正式挂了起来。但租不起摊位或并非长期从事古玩生意的人,仍旧守着自己那块一米见方的破布。就在那一年,古玩圈另一举足轻重的市场也开业了,那就是北京的潘家园。当时两个市场都将大集安排在周末,古玩贩子和玩家不干了,那时京津两地的交通还没有如今这般便捷,他们不愿舍弃任何一个赚钱或淘宝的机会,两个市场协商之下,潘家园的大集占了周末,沈阳道则安排在周四、周五,后来又因便于管理等问题,把大集减少到仅周四一天。

           周四去沈阳道,周五去大城、唐山,周六去德州,周日去潘家园,这是很多北方贩子的日程表。随着市面上懂行的人越来越多,现在要在沈阳道淘到好东西已不如前几年容易,有的商户干脆在津京两地开店,因为“那边人(潘家园)出手更阔绰”。但对于对古玩一知半解的菜鸟卖家来说,还是只认沈阳道。

           2009年,沈阳道迎来了最大的一次改造,把一些腾换的居民房改成了特色街,一水儿的红砖瓦房,百余家商户都成了坐商。如果平日来到这里,会发现沈阳道有点冷清,只有三两游客穿梭其中,挨着的商户聚在一堆儿玩着扑克牌。人们都盼着每周四的大集,那才是最具人气的时候。

           周四的大集每个摊位租金50元,沈阳道古物市场管委会每次要发放七八百个号,即便如此,依旧一号难求,所以周边的锦州道、新华路、热河路等地也有人自发摆起了地摊。随着近些年中国古玩市场的发展,像潘家园等地的商户纷纷搬进各种古玩大楼,地摊儿不过是锦上添花的“装饰”,只有沈阳道还把地摊儿当做主业“靠天吃饭”,大家最怕遇到下雨下雪,大集一停,意味着这一周的生意都泡汤了。

           没有停车位、店铺条件有限,这些因素都致使沈阳道的商户难以进行大宗买卖和行业拍卖,只能搞些几千上万元的“小打小闹”。政府和一些投资商也在商量着向北京潘家园看齐,将周围民房腾退建古玩大厦。“但地摊儿不会撤,谁拆谁是罪人。”吴云光说,不止是商户,一到周四,周围旅馆、卖水卖饭的、倒腾摊位号的也能赚个盆满钵满,“沈阳道要养活的人太多了”。

    布局

           沈阳道的大集是天津惟一一个允许占道经营的市场,每周四凌晨4点左右,行商便摸黑摆起了地摊,摊位一个挨一个,卖家支个小马扎坐在边上,有的连马扎都舍不得放,干脆站着,生怕不够地方摆宝贝。有的摊位还摆到了店铺的门口,但老板一般很少轰人,一来他们中大多数也是靠地摊起家,二来也能带旺自己店里的生意。虽然沈阳道的大集摊位庞杂,但瓷器、书画也各有各的地盘,仍可寻出一条按种类分布的暗线,依循这条暗线逛起,即便是门外汉,也能粗略掌握沈阳道的脉络,学习“围观的艺术”。

    【瓷器】从古瓷残片断代识古

           位置:锦州道、新华路东侧

           从锦州道南头走到北头,再拐入新华路,边正明的手一直揣在兜里,每个摊位待的时间最长不超过半分钟,有的只是一扫而过。偶尔眼神稍作停留,示意摊贩拿起其中一个让他看看,但自己绝不沾手,从面色上也看不出是否有意购买。挑一两个问了价钱,几百到上千的都有,他砍价也不含糊,往往1/5的价格就能拿下。一圈下来,正经的瓷器没买到,倒是收了两件残器,残缺不全的也有人要,摊主自然觉得赚了,笑嘻嘻的收了钱。他哪里知道,面前站着的这个人正是天津著名的古瓷收藏家。

           边正明是地地道道的天津人,沈阳道是不少天津当地收藏家最初的“学堂”。

           和很多古玩市场一样,瓷器摊位和店铺在这里占了很大比例,粉盒、鸟食罐、抱月瓶……种类繁多,除了品相完整的,也有残破的瓷片。破的也卖?可别在沈阳道问如此外行的话,很多收藏者在没成为“家”之前都是从学习瓷片断代入行的,边正明便是其中之一,他收了500余瓷片,有的价格比完整的瓷器还贵。从这些古瓷片上可以了解不同历史时期的窑口、烧制方法。一个瓷器的外形、花色可以仿制,但胎土却无论如何也仿不了,所以在行内人看来,从残片上最能分辨真伪。早些年,这些瓷片并不值钱,100块钱就能搓堆儿卖,最近四五年,随着部分窑址被保护禁止开发,瓷片升值速度堪比黄金,现在随便拣个摊儿问,摊主张口就敢叫1000块钱以上。这瓷片要是年代沾上元代、明永乐、宣德,价格就更高了。

           不过真正的古瓷或残片,现在沈阳道也不多见,更多的是民国瓷器。民国瓷器是指1911年到1949年烧制的,存世量比较大,在1990年代刚兴起收藏时,民国瓷器根本入不了藏家的眼,也没人仿,但2005年后,随着古瓷越来越少,民国瓷器的价格涨了近5倍。

           在边正明看来,卖瓷器的这批人还属于沈阳道上比较好打交道的一拨,他们中很多是普通农民,河南、安徽、陕西为主,手里的玩意有些是修路挖桥时挖出来的,“真品”的比例要高些,但他们本身又不懂古玩,所以往往漫天要价,最终几十或二三百元就能成交。

           “沈阳道不是没有宝贝,就看有没有慧眼。”边正明最近几年办过几期古陶瓷鉴定培训班,不少学员就在沈阳道上捡过漏儿,最牛的一个花720块钱买了4件瓷器,最后26万元拍卖了3件。

    【字画、古籍、旧书】怀旧意义大于捡漏儿

           位置:山东路西侧、热河路西侧

           因为陶瓷器、玉器挤占了大部分的空间,字画、古籍的摊位被挤到了山东路的最西面,这一片区摊贩的口音可比陶瓷区要统一得多,以天津当地和河北周边为主。这里的景象又不同于沈阳道的任何一个区域,很难见到“孤品”,经常是同一幅画同时有好几张,这家的画在那家也能看到,有的商户还把相同的画并排糊在墙上,唯恐别人不知道这是仿品。中国古代字画传世的本来就有限,且大都已被收藏,所以几乎别指望在沈阳道见着名师大家的作品,不过,这里的字画、古籍也不是没有看头,只不过怀旧意义远大于捡漏儿。比如民国时期的老地契、卖身契、广告插图、香烟火花,成摞的旧报纸、老杂志,七八十年代的作业本、成绩单……民国时这里曾是日本租界,因此地摊儿上还能看到日本人留下的老照片。

           最受买家欢迎的还是要数旧书和杂志。民国时期的《新青年》、《立言画刊》、《风月画刊》,代表了当时最前卫的言论和艺术;还有记载民俗艺术的《桃花女鼓词》、《时调大鼓》……冯骥才在撰文回忆俄罗斯汉学家李福清时曾写道:“记得他每次来天津访我时,我都会陪他去沈阳道的旧书摊和山西路上一个书贩子家淘书,我俩都喜欢清代民间木版印制的绣像小说。每当他在家赚钱的十种方法翻到一本少见的小书时,脸上的神气好像带着很强的饥饿感。”

           天津是中国最早的开放口岸之一,文化艺术繁盛,吸引了不少文人墨客,新中国成立之前,沈阳道附近的天祥商场周边(现劝业场一带)就是天津最大的旧书市场,并不亚于当时的北京琉璃厂。著名作家孙犁在晚年时,还对到这里淘书念念不忘。改革开放以后,小海地、文庙、三宫、沈阳道、鼓楼南街上都有自发的旧书摊儿,其中又属古文化街小城书市规模最大,是全国连环画和旧票证中心。但2011年,市场改造取消了书市,当时在天津的文化圈是件大事。商户们不像文化界的人一样到处呼吁投诉,对他们而言,找到了新去处才是最重要的,沈阳道便容纳下了这批人。

           现在沈阳道专卖古籍旧书的摊位大约有四五十个,唐、五代的版本基本不存在了,宋元的也多是明清时仿冒的,明清版虽然市面上还有,但一来不太好找,二来门外汉也难辨真假。对于普通人来说,淘旧书倒不十分依赖眼力,比较安全,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的旧书版本都不错,如果是外国出版社的,价格要略贵。

           卖字画旧书的摊贩们最是“靠天吃饭”,遇到刮风阴天,他们宁愿不挣钱也不会出摊,就怕下雨淋坏了手里的货,所以专业从事旧书买卖的二道贩子越来越少。据一位摊主说,有一年夏天雨水多,他的摊位被淹了4次,打那之后,他就渐渐往别的行当转移了。

    【家具、木雕、佛像】上好串珠木料论斤称

           位置:锦州道东南角、热河路东侧、河北路

           沈阳道古物市场最初只占据沈阳道和山东路,慢慢才又扩充到周边的七街八巷,家具木器所在的河北路、锦州道东南角已经属于古物市场的“外围”了。沈阳道上的家具以仿古做旧为主,从桌椅、书架、条案、屏风到门楣、窗棂、首饰盒、梳妆镜都有,基本是明清风格。如果向摊主询问,他们会直言是这些东西是“仿的”。中国古典家具集散地分别是北方的大城和南方的慈溪,沈阳道古典家具的规模尚不及北京的潘家园,所以专门来逛家具的人并不多。

           除了家具,佛像收藏也是大热项目。从1980年代开始,鎏金铜佛像受到国内外收藏界的重视,市场上赝品不少。仔细逛,能发现还有人在交易佛顶,原本佛顶和佛身分离是不吉利的,触了中国人收藏的忌讳,但清末民初八国联军侵华时,因无法盗走整个佛像,只好割了佛顶带走,所以对外国收藏者而言,佛顶的价值很高,这也导致一些古董贩子开始专门收购或作假佛顶。沈阳道交易佛像、佛顶的人多来自甘肃、河南,至于真伪,还得靠明眼人去鉴别。对了,这片区域还有几个摊位在卖青铜器,青铜器的价值无需多言,稍微懂些收藏的人就应该知道在地摊儿淘货真价实的青铜器,无异现在什么最赚钱于天方夜谭,沈阳道上这些青铜器作假的手段也实在拙劣,用指甲抠一下恨不得能蹭掉半斤绿锈。

           经常逛沈阳道的人会察觉,这一区域的规模正在萎缩,“这边价压得太低,厚道点的拦腰斩,不厚道的你说5000,他直接砍到300。”在很多商户眼中,“挣不到大钱”是撤离沈阳道的最主要原因。这片区域甚至已经混进了不少卖日用品的商贩,可能这个摊位的古玩开口就要几千上万,旁边摊子摆的却是最普通不过的锅碗瓢盆,再伴随着摊主的一句“20块钱仨”,那心里是什么滋味?不用明言。

           但这也不意味着淘不到有意思的东西,你见过古玩市场什么东西是论斤卖的吗?沈阳道就有,这里有不少零散的诸如黄花梨这样的好木料,成片的、论根儿,像是从家具上拆下来的,手巧的人喜欢买些回雕刻小东西或是做手串。

    【杂项】买的不是古玩,是股票

           位置:沈阳道、山东路

           在沈阳道和山东路两侧,共有百余家坐商,除了瓷器,玉器、紫砂也是必不可少的大项,尤其是紫砂壶,几乎每个有一定规模的古玩店都要摆上一两把,还有专门就做紫砂壶生意的店铺。他们不指着每周四的大集“开张”,因为每个摊主都有自己相熟的客户,尤其是一些名声在外的藏家如果要收东西,多数不会赶在大集时凑热闹,而是将自己想淘的东西告诉店主,让他们代为寻找。所以在周四的大集上,这些店主倒不一定把真正的好玩意儿都拿出来,那些是留给识货的人的。而每次能抢到这两条主干路上摊位的,也都是些专门从事古物营生的贩子,他们收的东西种类繁多,黑胶唱片、留声机、老相机、钟表、像章什么都有,所以这两条街也被归到了杂项。

           在沈阳道和山东路两侧,共有百余家坐商,除了瓷器,玉器、紫砂也是必不可少的大项,尤其是紫砂壶,几乎每个有一定规模的古玩店都要摆上一两把,还有专门就做紫砂壶生意的店铺。他们不指着每周四的大集“开张”,因为每个摊主都有自己相熟的客户,尤其是一些名声在外的藏家如果要收东西,多数不会赶在大集时凑热闹,而是将自己想淘的东西告诉店主,让他们代为寻找。所以在周四的大集上,这些店主倒不一定把真正的好玩意儿都拿出来,那些是留给识货的人的。而每次能抢到这两条主干路上摊位的,也都是些专门从事古物营生的贩子,他们收的东西种类繁多,黑胶唱片、留声机、老相机、钟表、像章什么都有,所以这两条街也被归到了杂项。

           “老东西”不好找,但新东西里也有值钱的,说到底还是要靠眼光,体现最明显的便是紫砂。宜兴在古代时称作荆溪,有四五千年的陶瓷历史,宜兴的紫砂始于北宋,一直繁荣至今,宜兴几乎就是紫砂的代名词。虽然现在要找古代的紫砂壶有些困难,但买现代品依然也能投资,比如购买已经获得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称号的人的作品,或是把“赌注”压在一些年轻艺术家身上,或许过个10年,也有升值的可能,这在本质上和买股票差不多。

    门道

           “这碗什么年代的?什么价?”

           “明宣德的,一看您就是懂行的,交个朋友3000块钱。”

           “跟你交朋友也太贵了,我对这个一点也不懂,100行吗?”

           “太低了,您再添点,200给您。”

           “150吧,我对这个不懂,买不买无所谓。”

           “成,就交您这个朋友了。”

           在周四的大集上,这样的对话随处都能听到,到底谁赚谁赔,或许还需要时间检验。一旦有人买了个物件,马上就有一群人围上来,有看热闹的,也有等着拉生意的。最终成交的价格越高,来拉生意的人就越多,这些摊主会想法设法把买主拉到自己的摊位上推销,如果对摊上的货表示不满意,有的人还会拉着你到家里去看“压堂货”。很多常年傍着沈阳道吃饭的古玩贩子都会在附近的老小区租一间房,把一些自认为的真品或体积大的物件存在那里,如果不懂行,还是别轻易跟去,一来无法辨别真假,二来万一赶上碰瓷儿的,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沈阳道的卖家主要分三拨,一拨是专门从事古玩营生的“专业人员”,以坐店为主,手里有真货,但价格贵;一拨则是不懂行的农民工,可能在施工时偶然挖到了东西便拿来卖,因为不懂行,所以压价更容易;还一拨是走街串巷、下农村收货的“半吊子”,这些人最容易把好货烂货掺和着卖,行里也称作“一枪打”。

           在很多人眼里,总是爱把沈阳道的地摊儿与“捡漏儿”划等号,所谓“捡漏儿”,就是在一堆破铜烂铁或是仿冒赝品中发现“金子”,没见过到百货商场捡漏儿的,这只能在地摊儿上实现,这也是地摊儿的魅力所在,以至于有的古玩贩子即便生意做大了,也仍然坚守着地摊儿,不愿进店。但即便如此,捡漏儿也不是常有的事,反而“打眼”的机率更高。所以,不妨抱着“玩玩”的心态去逛这个古物市场,把所有物件都当成工艺品,买了便宜的心头好,就算是“吃仙丹”了,如果买贵了,那就算做交学费,这样从心理上,自然永远不会上当。

           沈阳道古物市场细分起来共占了8条街巷,大半天也逛不完,所以初来此地的人还是要先选定一两个门类进行“深度游”,能节省不少时间和精力。如果只是凑热闹,那拿个手电、带块放大镜,倒显得有点煞有介事了,还容易被摊主当成懂行的宰一笔。无论看没看出真伪,都忌讳在卖家面前“断代”,倒是可以用“看不好”一言蔽之,进了店铺,千万别问是真是假,否则店家十有八九会白你一眼。看到三五成群围观的摊子,记得要绕道走,里面很可能有防不胜防的陷阱。爱讲故事的摊儿,你也得防着点儿,小心着了忽悠的道儿。

           沈阳道古物市场细分起来共占了8条街巷,大半天也逛不完,所以初来此地的人还是要先选定一两个门类进行“深度游”,能节省不少时间和精力。如果只是凑热闹,那拿个手电、带块放大镜,倒显得有点煞有介事了,还容易被摊主当成懂行的宰一笔。无论看没看出真伪,都忌讳在卖家面前“断代”,倒是可以用“看不好”一言蔽之,进了店铺,千万别问是真是假,否则店家十有八九会白你一眼。看到三五成群围观的摊子,记得要绕道走,里面很可能有防不胜防的陷阱。爱讲故事的摊儿,你也得防着点儿,小心着了忽悠的道儿。

           完整内容请购买杂志阅读。

    • 往期
    • 本期
    旅行家杂志

    2016年 第10期

    旅行家杂志

    2016年 第11期

    旅行家杂志

    2016年 第12期

    旅行家杂志

    2017年 第01期

    旅行家杂志

    2017年 第02期

    旅行家杂志

    2017年 第02期

    next prev 关于我们

    《旅行家》杂志于1996年1月创刊,由中国旅游集团公司主管,是我国旅游消费的权威刊物。二十余年来,始终如一地分享真实的旅行,力求呈现最细致、深入、专业的旅行消费报道,并引领中国人的旅行观。

    主管主办:中国旅游集团公司

    顾问:张学武  姜  岩  卢瑞安  张逢春  

              傅卓洋  宫晓冰  李  刚  古越仁   

              冉德章  郑  江  陈  荣  周  鹏

              田   群

    出版:旅行家杂志社

    月刊:每月1日出版

    副社长/副总编辑:陈桢

    副社长:姜莉丽

    主编:程婉

    采编部主任:冯祎

    投稿信箱:chengwan@hkcts.com

    国内统一刊号:CN11-3797/K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915

    联系我们:010-58287475

    扫一扫微博 微博 扫一扫微信 微信
    • TUMI 2019秋冬行李箱系列
    • 万豪携手悦游从「新」出发
    • 瑞士葡萄酒媒体品鉴在瑞士大使馆圆满举办
    • 康斯丹酒店集团荣获多项2019年世界奢华酒店大奖
    • 美国南部旅游联盟2019年中国路演
    • “十年炽情,十年心” 最大中文常旅客社交媒体飞客茶馆成立十周年
    • 西藏自治区旅游发展厅与高德地图联合发布“一张地图游西藏”
    • 坦桑尼亚旅游推介会在北京举行,感受非洲大陆的原始之美和蓬勃动力
    首页 精品栏目 目的地 国内 天津沈阳道,捡漏“地摊精神”(2013年5月刊)
    • Skip to content

    版权 ? 2012 旅行家杂志 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12040445号


上一篇:松茸传奇-滇藏线与川藏线上的另类大风景(2013年11月刊)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友情链接(欢迎相互合作链接)
社 长、总编辑:吴 涵 地 址: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风景区 邮 编:102405 QQ:435210633
电话/传真:010-89304482 自律热线:13718770818 电子信箱:zwlyzzw@163.com zwlyzzs@126.com
关键词搜索:中外旅游 中外旅游杂志 中外旅游杂志网 中外旅游杂志社 总编吴涵 吴涵总编
通用网址:中外旅游 中外旅游杂志 中外旅游杂志网 中外旅游杂志社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 京ICP07018567号
版权所有:《中外旅游》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