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您好!欢迎您光临中外旅游杂志网!
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中外旅游杂志网 > 情旅人生 >
国家统计局解读2019年7月份CPI和PPI数据
_政策
公安机关打击整治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犯罪成效
2019年7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0.3%
_政策
国家统计局解读2019年
公安机关打击整治民
2019年7月份工业生产者
民政部儿童福利司在
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印
国家防总进一步安排
文化和旅游部:多方
7月份全国安全生产形
税务部门打好精准扶
三部门关于将含羟考
老板入外籍怎么成为省人大代表?_评论
敦煌艺术“萌态”闯入时尚生活“受宠”(图)
高跟鞋配袜子,是high fashion还是坏品味?
帕米尔高原,云端的旅程(2018年5月刊)
 
 
    

    Sample Image

           阿尔卑斯-喜马拉雅山带和帕米尔-楚科奇山带交汇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帕米尔高原。在塔吉克语中,帕米尔意为世界屋脊。当地民谣唱到:一二三雪封山,四五六雨淋头,七八九正好走,十冬腊月开头。为了体验古丝绸之路的艰险和神秘,我们刻意避开七八九月帕米尔高原旅游的黄金季节,自驾开启了一场云端的旅途。

          

          

           作别喧嚣的都市,五个兴趣相投的年青人相约新疆喀什。在前方等待我们的,是帕米尔高原奇特的地理环境、漂亮的自然景观、古老的塔吉克族人,还有帕米尔高原纯粹、绚烂的星空。

           PART 1 玉石般的喀什

           路线:乌鲁木齐—天山—喀什

           先飞乌鲁木齐,再转飞喀什。选择较早的航班到乌市,在飞喀什时一定要提前选择靠窗的位置,因为起飞后你会看见天山隆起的细密褶皱和白雪皑皑的山峰。15年前我到过帕米尔高原后一直魂绕梦牵,甚至将帕米尔作为网名沿用至今,后来数次重返帕米尔高原。

           喀什古称疏勒,祖国最西部的边陲城市,意为玉石般的地方。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老城近几年变化很大。现代正一步步占领着传统,五六年前还满街驴车,如今除了少数老人还赶驴车外,电驴和小汽车遍地都是。利用出发前的休整时间,我们拜访了艾提尕尔清真寺。这座位于喀什市艾提尕尔广场西侧的清真寺,是新疆也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在民族风格和宗教色彩浓郁的伊斯兰古建筑群面前,我们异常兴奋。虽然天气寒冷,寺院里仍充满摩肩接踵的信徒和形形色色的游客。随着虔诚的穆斯林教徒和兴奋的旅客走进寺院,嘈杂瞬间安静。赤脚走在地毯上,静静感受着那份神秘和庄严,感受千百年来穆斯林虔诚的信仰。

           每次到喀什,喀什噶尔古城都是我必去的地方。古城座落于喀什东南端的高坡上,这里密密麻麻地修建着600多座民居,依坡而建,或高或低,错落有致。两三层结构的民居相互连接,形成了过街楼、悬空楼等别致街景。老城中几百年的老宅处处可见,许多民居院落经过六七代人流传至今。城中街巷四通八达、纵横交错,宛若迷宫。我曾数次穿梭于这迷宫般的街巷,总会迷路,转来转去又回到走过的地方。这里的孩子们很热情,先是用英语和你打招呼,发现你没反应,紧接着用汉语向你问好,直到你搭理他们为止。那一门一窗,一个个身影和映入眼帘的土黄色主色调,都会引起你的兴趣,想要一探究竟。但最近的一次拜访,却让我有些失落。由于发展原因,古城要重建,原来的房子基本已经拆掉,迷宫般的街巷变得宽敞明亮,却少了曾经那种异域的神秘。

           赚钱网站喀什特产:英吉沙小刀是新疆维吾尔族的手工艺品,具有浓厚的维吾尔族风情,几乎是人人携带,形影不离。英吉沙小刀以原产地英吉沙县命名,英吉沙县距喀什仅65公里,属喀什地区。英吉沙县有1000多名刀匠,人们一般把做刀人分为刀匠、师傅、大师傅三个级别,称得上师傅的有70~80人,而能称得上大师傅的仅10人左右。

           PART 2 国境天堂

           线路:喀什―红其拉甫―沙湖―卡拉库力湖―塔什库尔干县

           新疆的广袤被很多旅游爱好者视为天堂,冬季的新疆更让人期待,但也让人担忧。我们反其道而行的自驾之旅正式开赚钱点子启。面对未知,伴随着兴奋与忐忑,我们驶上了314国道前往塔什库尔干县。

           出市区没多久,天气变得恶劣起来,疏附县的天空飘起了大雪。314国道基本全线处于维修状态,很多地方路况非常差,加上大雪,给我们的行程增加了难度。冬季上高原会有很多困难和挑战,我们有足够的心理和装备准备,但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没有犹豫、没有退缩,我们迎着风雪继续前行。大多数人会惊叹318国道的川藏段是天堂里的景观大道,那是因为没有走过314国道喀什-红其拉甫段,这里更似无人仙境。奥依塔克附近裸露的河床和红色的山体,给人一种不真实感,山体的颜色仿佛画家用颜料涂抹过一般。过了奥依塔克公路,两旁的山势异常陡峭,虽然此时的公路没有什么坡度,但海拔的提升让汽车引擎变得无力。拐过一处弯道,便到了克孜苏勒柯尔克孜州盖孜边防检查站,这里属军事设施,切记不可拍照、摄像。所有人员必须接受检查,如果没有办好边防通行证,此地便是旅行的终点。

           车过边防站,天气好转,我们的心情却更加紧张。山路开始慢慢爬升,由于特殊的地质结构,这段路每年都会被山洪、泥石流和落石损坏。面对纷纷下落的小石子,我们不断在心中祈祷不要天降巨石。路上时常能见到被自然灾害损坏的路段,偶尔有挖机在清理地面的落石。过此路段确实需要勇气加运气,好在上升路段没有积雪,我们准备好的铁链没有派上用场。1小时之后来到布伦口水库,天气更加晴朗,路况也好了起来。

           车到山坳约10分钟左右便到了沙湖边,让我意外的是,沙湖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模样,已经变成一个大大的水库,还好沙山依然,还是我记忆中外星般的模样。沙湖承接了东帕米尔高原的雪山融水,水中的白沙沉淀到湖底,冬季湖水下降,湖底的白沙就会露出。盖孜峡谷是一个大风口,日日夜夜,银白色的细沙随风飞扬,在湖畔就形成了一座被银沙覆盖的白沙山。眼前的改变没有影响到我们欢乐,拿齐了所有装备,GoPro、单反、手机齐上阵,一群人开始在冰面上撒野、狂欢。追逐着夕阳,我们继续前行,抵达卡拉库力湖边时湖面结着厚厚的冰层,冰花在冰层里盛开。“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像一位慈祥的老人,静静驻立在远处,仿佛在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才几年没来帕米尔高原,卡拉库力湖畔的一部分已经被圈起来收门票了。这个季节,基本上没有游客,门票站早已人去楼空,我们几乎是这里惟一的游客。来时的路上,除了稀稀散散的几辆本地车外,基本没见到更多人活动的痕迹。只是在沙湖边停车时,有几个当地人向我们兜售工艺品,问我们要不要吃饭。除此之外,我们的旅程仅是五个人的狂欢。

           静静驻立在卡拉库力湖的冰面上,听着汽车里传来的音乐,在夕阳的余晖中星空慢慢显现。随着夜幕降临气温越来越低,当温度由零下5度下降到零下20度时,浪漫唯美的星空如约而至。当“冰山之父”耸立在满天星辰的画面被定格在照片中时,疲累、寒冷和饥饿都觉得值了。

           边防通行证:在喀什的边防支队可以办理前往塔什库尔干县的边防通行证。此证必须和身份证同时使用,亦可在户籍所在地的公安机关办理。在边防口岸可以办去红其拉甫口岸的证明。证件当日有效,晚上9点前必须归还通行证,用通行证换回所有人身份证。

           PART 3 丝路回响

           线路:塔什库尔干县―石头城―金草滩―红其拉甫口岸

           卡拉库力湖至塔什库尔干县约100公里,县城边上有一片美丽的草滩。6年前还有塔吉克牧民生活,每天凌晨他们烧牛粪生火,袅袅炊烟笼罩着朝霞中的金草滩。太阳在雪山环抱的山谷间穿梭不停,一代又一代塔吉克人在草原上繁衍生息。不变的是积雪融化后汇成的涓涓细流,而现在的牧民已搬离了世代居住的草原,只把生活的印记留在了这片松软的土地。早上7点到草滩边上,此时还一片漆黑。帕米尔的阳光一如高原上的人们,慢慢悠悠、从容不迫,将近9点才露头。

           石头城位于塔什库尔干县城北侧的高丘上,地势险峻。城外建有多层或断或续的城垣,隔墙之间石丘重叠,乱石成堆。这里是古代丝绸之路中道和南道的交汇点,喀什、莎车、英吉沙及叶城通往帕米尔高原的数条通道都在此汇合。

           石头城归来,路遇几个塔吉克小孩,热情地与我们交谈,还一再邀请我们去家里做客,实在盛情难却。孩子们的家就在石头城边上,简陋的毡房中间升着一个炉子。见有客人来,主人热情地招呼我们围坐在火炉旁,没一会儿,就端来了热腾腾的奶茶和馕饼油饼。虽语言不通,但简单的交流再加更多的猜测,我们知道这户塔吉克人原来就是金草滩上的牧民,为响应政府保护湿地和发展旅游的要求,搬到了石头城边,离开了世代居住的金草滩。现在牛羊都圈养在往红其拉甫口岸的路边,家里安排专人照看。这两年开始种植玛咔挣些零钱,生活较以前有所改观。告别之时,本想支付些早餐费用,主人强烈拒绝,还邀请我们晚上再去家里做客,只得欣然接受这热情温暖的款待。

           在边防站办好去红其拉甫口岸的证明我们继续向雪山深处进发。在高原上突遇横风,还伴有间歇性的沙尘暴、龙卷风。我们第一次近距离地感受了龙卷风从形成到消散的全过程。在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行驶,本身车的动力就有迟缓,加上猛烈的风,感觉车就像在路面上飞行。一路上,自然保护区和水草丰美的牧场不时映入眼帘,牦牛和羊群有时会大摇大摆地挡在路中间,好奇地望向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牧民会给我们一句感动的“亚克西”和憨厚的笑容。

           据说玄奘曾在汉唐时代的驿站遗址停留过,不过我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一群携带丝绸的中外商贩刚刚卷起行李牵着骆驼离去,山谷里传来一阵阵清脆的骆铃声。大家面对眼前石头垒起的小建筑,讨论多少天才能从喀什走到此处,如何才能躲避自然灾害。现在从塔什库尔干县的路都是平坦大道,先人们如果见到我们的交通工具,会有怎样的感慨?

           当海拔慢慢上升到5100米左右时,国境的最西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口岸——红其拉甫国门便近在咫尺了。红其拉甫除与巴基斯坦毗邻,还与印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交界。这里就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关隘。历史上,一直是中国与西南亚以及欧洲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中国边防哨所离国门尚有1公里左右距离,检查完通行证件,一位边防战士陪同我们前往国门。冬季原因,国门对面的巴基斯坦军人早就撤下山了,只有中国的边防战士仍坚守在哨所。在国门附近,我们遇到了3个塔吉克牧民,在我们拍照的档口,他们麻利地分解了一头牦牛,连围观的机会都没给我们,各自扛着牛肉离开了。陪我们到国门的战士说,要不是陪我们,他自己都已经6个月没有到国门边了。这里就像一个私密的天堂,只有荒漠、蓝天和白云作伴,没有一点尘世的踪影。

           红其拉甫口岸:风光壮美,但环境恶劣,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40多摄氏度,波斯语中也被称为“死亡山谷”。由于气候原因,红其拉甫为季节性口岸,根据中巴两国协议,每年5月1日至10月31日对旅客开放,限旅游团组过境,零散旅客过境可延伸至11月30日。12月1日至翌年的4月30日,除中巴两国邮政、贸易和特许人员外,对其他旅客关闭。

           PART 4 帕米尔的璀璨星空

           塔什库尔干

           在帕米尔高原一个无名的村庄旁,傍晚大家就着热水啃着馕饼,车上响起社会摇的音乐大家乱舞起来,一次次排练后,开始用GoPro录上视频。当地塔吉克牧民一开始只是看热闹,后来经不起鼓动,也加入了我们的疯狂。不愧是善舞民族,很快他们的舞势就超越了我们几个手忙脚乱的男人。派对结束,牧民给我们送来了热腾腾的奶茶,还邀请我们去帐篷取暧,一直陪伴我们到凌晨拍完星空。分不清是音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还是塔吉克牧民本身的热情好客,让我们在帕米尔美丽的星空下会走得如此亲近,没有丝毫的陌生和拘束。

           更多的时候,我们会选择没有村庄和光源污染的原野,迎着严寒守侯那璀璨的星空。站在零下20度的原野中,五颗狂热的心聚在一起,冷了喝口酒暧暧,继续哆哆嗦嗦地拍摄,实在受不住了,就上车吹会暖气,在车上谈谈彼此的理想和人生。接近凌晨,群星正炫的时刻,谁都不愿回车上取暧,直到大风刮到脸上已没了知觉,手指脚趾像针扎般刺痛。几个疯狂的人,在接近冻麻木的情况下,还不会忘记脱掉厚厚的外套,自导自演地装酷留影。

           星空,对于快节奏城市生活下的人们来说,极其奢侈。在远离都市和尘嚣的帕米尔高原,它却像空气般自然。在红其拉甫口岸的路途中、慕士塔格冰山下,我们追星到国境最西的无人之境,用影像定格下我们的梦想和幻想。疯过、累过之后,剩下我们如星辰般的友情和对大自然最原初的敬畏。


上一篇:济州岛:穿越花海大道(2018年6月刊)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友情链接(欢迎相互合作链接)
社 长、总编辑:吴 涵 地 址: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风景区 邮 编:102405 QQ:435210633
电话/传真:010-89304482 自律热线:13718770818 电子信箱:zwlyzzw@163.com zwlyzzs@126.com
关键词搜索:中外旅游 中外旅游杂志 中外旅游杂志网 中外旅游杂志社 总编吴涵 吴涵总编
通用网址:中外旅游 中外旅游杂志 中外旅游杂志网 中外旅游杂志社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 京ICP07018567号
版权所有:《中外旅游》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