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您好!欢迎您光临中外旅游杂志网!
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中外旅游杂志网 > 情旅人生 >
国家统计局解读2019年7月份CPI和PPI数据
_政策
公安机关打击整治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犯罪成效
2019年7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0.3%
_政策
国家统计局解读2019年
公安机关打击整治民
2019年7月份工业生产者
民政部儿童福利司在
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印
国家防总进一步安排
文化和旅游部:多方
7月份全国安全生产形
税务部门打好精准扶
三部门关于将含羟考
老板入外籍怎么成为省人大代表?_评论
敦煌艺术“萌态”闯入时尚生活“受宠”(图)
高跟鞋配袜子,是high fashion还是坏品味?
阿穆尔河,抵达无人河(2018年3月刊)
 
 
    

    Sample Image

           阿穆尔河-黑龙江,流经蒙古、中国、俄罗斯三国,是世界上最雄浑却又最不为人知的大河之一。它的源头鄂嫩河是蒙古人的龙兴之地,流传着成吉思汗的传说。2014年,由4个美国女人组成的“无人河”探险队,揣着一张苏联时期的旧地图,穿越了蒙古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这片无人之地。70多天,5000公里的行程中,她们变换着各种交通工具,蒙古马、皮划艇、渡船、西伯利亚火车……其中的900公里,从鄂嫩河源到蒙俄边界,从哈巴罗夫斯克到阿穆尔河畔共青城,她们划着皮划艇,在这条河道纵横的大河上进行了一趟震撼人心的探险之旅。

           我们找到了阿穆尔河

           从乌兰巴托到鄂嫩河源,4天,骑马

           清晨我们才刚刚离开乌兰巴托,12个小时后已经是在遥远的蒙古村子里,和牧民们共享一顿晚餐。我知道蒙古人绝非素食,但直接参与宰杀并烹饪一只羊,对于我绝对算是一次限制级的体验。

           当他们切开山羊鼓胀的腹部,水汽翻腾。我们透过火焰,盯着4个蒙古马夫的脸庞,他们将把我们带到鄂嫩河的源头。一位笑容灿烂的男人用沾满血的手递给我一块羊肉,对异域文化的好奇让我毫不犹豫地吃下了我人生中最油腻的这块肉。

           帐篷周围是俄式红木屋、传统的蒙古包、咩咩叫的羊,让我想起美国爱达荷州的山地。太阳已沉入地平线,融化成橙色,再到粉色,最后留下靛蓝的阴影。我在睡梦中见到了即将开始的鄂嫩河之旅。这些天连降暴雨,谁都不知道我们能否骑着马顺利到达鄂嫩河源,更别说在河里划行。一切都是未知。

           大部分的探险者或是攀登大山,或是从瀑布跳下,或是在陡峭的山地滑雪。我并不是一位有天赋的探险家。但是我梦想着偏离地图的旅行。而这正是我们4个西方女人进入到这条宽广野性的远东河流的原因所在。在我们今天的世界,旷野萎缩,冰盖融化,物种减少,要偏离地图变得越来越困难,我们找到了阿穆尔河。

           阿穆尔河滋润着蒙古、俄罗斯、中国三国边境地区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从肯特山里的涓涓细流开始,逐渐发展成了一条奔腾的大河,从蒙古草原进入俄罗斯,接着沿中俄边境向南、向东,穿过偏远的山村和森林,然后在俄罗斯境内径直向北,直至太平洋鄂霍次克海。

           阿穆尔河全程没有大坝,只有两座桥。它的水量之大超过了世界上60%的河流,而其他这个级别的所有大河几乎都已筑坝。当大部分河流因为人类的建设而面目全非,阿穆尔河代表了一种自由流动的河流的典型,没有束缚于人类对它的摆布。它也是亚洲生物种类最丰富的一片流域,这里的物种多样性令人惊叹,有阿穆尔豹、西伯利亚虎、丹顶鹤,还有珍贵的淡水鲑和野山参……当我们第一次了解到这片水域,最触动我们的是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它。我们想改变这种状况,通过我们的旅行让更多人知道这条河。我相信这会是我们独一无二的探险。

           队伍里除了我们,还有4位马夫、1名翻译和13匹马。穿过沼泽和深溪,坐在马鞍上艰难地跋涉三天后,我们终于抵达肯特山谷。看着眼前美丽而宁静的鄂嫩河,我们谁都没说话,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当地人称这条河流为“母亲鄂嫩”。

           阿穆尔河

           (此部分配地图插图,地图上除了标明河流的流域,还会标明各段旅程以及使用的交通)

           流域

           阿穆尔河-黑龙江,流经蒙古、俄罗斯、中国。它是由额尔古纳河和石勒喀河汇合而成,而石勒喀河上游则是发源于蒙古国肯特山的鄂嫩河,北源鄂嫩河全长818公里,发源自蒙古国肯特山脉东麓的可汗肯特自然保护区(Khan Khentii)。在蒙古的荒野中流淌了298公里后向北进入俄罗斯。之后,又与音果达河(Ingoda)汇流而成石勒喀河(Shilka)。继续前行560公里,与额尔古纳河(Argun)汇流,形成阿穆尔河-黑龙江。作为中俄界河的这部分,长达2854公里。在抚远县离开中国,一路向北,最后注入太平洋鄂霍次克海。

           生态

           阿穆尔河-黑龙江的生态系统非常多样化。它拥有世界上生态种类最多的森林之一,珍贵的草原,世界上最大的针叶树林生物群系。这个生态系统提供了种类多样的物种。仅仅是俄罗斯部分就有近2800种植物和500种动物。它也为那些濒临灭绝的物种提供了生存环境——其中以阿穆尔虎和阿穆尔豹最为典型。湿地为诸如丹顶鹤和东方白鹳等水鸟提供了避难所。麝香鹿和棕熊在古老的森林里安家。治愈性能很高的野人参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生长。河流中拥有鲑鱼、美丽的罗哲鱼,和世界上供应量最大的活水鱼——卡鲟鱼。

           河源之美

           从鄂嫩河源到蒙俄边境,23天,皮划艇

           我们从鄂嫩河源开始划行500公里,直至蒙俄边界。沿岸的景观,植物、动物、天气都在不断变化着。伴随着景观的变化,鄂嫩河的水量也在不断加大。我们享受着它的美丽——巨大而高耸的峭壁,喜怒无常的天气,以及贯穿整个旅程的宁静。

           一天夜里,在一个山脚的宿营地,雷暴天气突然来临,闪电在头顶轰鸣了半个小时,不时地就打在几百米外的地面上。我们简直被吓坏了,不敢继续待在毫无遮蔽的宿营地,只好在附近的柳树林里战战兢兢地躲了将近1小时。闪电是那么的近在咫尺,这种原始、野性的巨大能量让人不得不恐惧、臣服,好在最终它还是结束了,我们重新拥抱大自然安静祥和的一面。

           离开乌兰巴托后的第23天,我们在离边境只有2金旋网赚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再往前划就要“非法”进入俄罗斯了,必须在这上岸才行,但举目四望,根本就看不到之前和司机所约定的那户右岸人家。蒙古人向来不需要知道准确的地点,他们总会凭直觉找到目的地,因此,没有人能准确告诉我们这段路要怎么走。我们找了片鹅卵石滩上了岸,沿着不知道拐向何处的小径徒步。四十分钟之后,在一片旷野之中,一辆俄式小货车出现了!看着它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起起伏伏,向我们开来,大家都欢呼起来。从鄂嫩河源到边境!四个脏兮兮、衣衫褴褛的野女人,再加上一个宽眼睛、大肚子的司机兼翻译,那画面太奇妙了。

           那晚我们住在草原上的一户人家里。在这个惟一的沿岸小镇宾得(Binder),待了整整两天,受到牧民们的热情款待,他们带我们参加蒙古赛马节,观看摔跤比赛。住进蒙古包的感觉非常酷,尤其是在远离人群这么多天之后,终于又见着了其他大活人,并且和他们一起狂欢!我们大快朵颐地享受着眼前的一切能吃的东西——奶茶,奇特的奶酪,自制的面包,美味的黄油,肉干做的汤,腥味十足的羊肉……

           穿越西伯利亚大铁路

           从乌兰巴托到哈巴罗夫斯克,10天,火车

           变化总在向我们发起挑战。在丰富宽广的鄂嫩河之旅进行了25天之后,我们坐车回到了乌兰巴托,准备乘火车到达我们下一段河流之旅的起点。同伴Becca因为家里出了变故决定回到美国,在悲伤地送她离开之后,接下来的旅程变成了3个女人的旅行。

           西伯利亚的火车之旅是漫长的,在火车上我们度过了近10天时间,期间在几个地点做了短暂的停留,每次将行李运上或运下火车都是一个巨大的任务,行李太多,为此我们也时不时遭到列车管理员的责骂。

           哈巴罗夫斯克(Khabarovsk),是西伯利亚火车之旅的终点,也是阿穆尔河划行的起点。河流在这里变得雄阔起来,数公里宽的河面被分割成了一条条航道。

           我们开始为这次河流之旅的最后一段做准备。后勤工作似乎更加麻烦。从这里到大海差不多有1000公里,此时是夏季,这里的季风气候非常恶劣,经常伴随着可怕的闪电和狂风。算了一下,需要以每天55公里的速度不间断地划18天,就算遇到狂风暴雨的天气也不能减慢速度。对我们来说,时间有点紧张。要将这1000公里全部划完似乎是不可能的。并且现在,只有3个人,没有支援,不懂当地的语言,没有一家俄罗斯公司愿意提供帮助。

           经过充分考虑,我们最终制定了一个计划,只划400公里到共青城(Komsomolsk),再搭船去距离入海口35公里的尼古拉耶夫斯克(Nikolaevsk-na-Amure)小镇,最后在当地雇一艘渔船驶向入海口,阿穆尔河在那里汇入鄂霍次克海。

           大河之殇

           从哈巴罗夫斯克到共青城,8天,皮划艇

           当我们从一个散落着碎玻璃的混凝土河岸出发时,一位路人向我们喊道:“这很危险!”

           这里是阿穆尔河的下游,水道纵横。在某些地方有近6公里宽,其周围有数百公里的漫滩和湿地,深不可测。我们三个人像是漂浮在大海中。

           我很想告诉你这个过程非常美妙。但真相是:我非常想回网络赚钱方法大全家,想离开这里。呼啸旋转的风和水,肆虐的蚊虫叮咬出的瘙痒,早上4点的闹钟,每天50公里的划行,稀缺的睡眠,潮湿的沼泽,纵横交错的河道,以及偏航所带来的疲惫……

           我们每天都怀疑地看着云和风,因为在任何时刻,可能需要花费1个小时或更长时间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靠岸。一天晚上,我们把营地扎在一个低地,没办法,这是在寻找了近两小时后,能找到的惟一还凑活的。第二天早晨醒来,狂风怒吼,水位上升。在雨季,一条自由流动的河流可以在一夜间上升三尺以上。水位已经很高了,我们仿佛是在一个正在下沉的岛上,无可奈何,只能期待着天气转好。这是我一生中最宁静的休息日。幸运的是,第三天水没怎么涨太多,在第一道曙光来临时我们迅速上船开拔。

           身体和大脑都疲惫到了临界点,我希望每个晚上能睡5个小时以上,希望身上被蚊虫叮咬出的500个包可以消掉,希望结束接踵而至的恐惧,拥抱我的爱人,希望远离阿穆尔下游被污染的河水,这条河流里几乎包含了从甲肝病毒、未经处理的污水到DDT、氯苯在内的一切有毒物质。尽管所有的恐惧在我的脑子里跑来跑去,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只是在需要在的地方,这是我们的旅程,我们可以安全地完成它。

           当我们疲于应付各种困难时,阿穆尔河正慢慢影响着我们。它会突然将狰狞的一面劈头砸向我们,之后又撒出橘红色的晚霞和双彩虹冲我们微笑。无论是哪一种,每次都震人肺腑,如醍醐灌顶般。我们终究只是阿穆尔河的客人,需要留心并适应它的节奏,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我们学到的第一课是:不断审视原本的所思所想。这里是东俄罗斯,闭塞的城市仍然存在。在并不遥远的过去,仅斯大林时期,就有大概200~1000万人死于古拉格(劳改营)。冬天极端的寒风暴雪肆虐,夏天十分短暂,只有3个月。东俄罗斯完全不是一个宜居之地,抗争诠释着它的一切。然而,与此同时,它又充满了欣欣向荣的村庄,亲切的陌生人,令人惊叹的野生景观,以及大片未受开发的水域。我们必须仔细看,超越恐惧,超越地图上的空白,观察这个不可思议之地。

           无人河项目最初的本意就是一次探险,没有任何崇高的目标。但在这段千回百转的旅程中,我们却看到了争端以及种种令人错愕之象。在蒙古的河流源头之旅从不缺乏奇妙的经历,我们感受到了大河之美,也很自然地怀起对大河的敬畏;然而,在阿穆尔河的下游,却很难再找回那种感觉。中国和俄罗斯的污染问题在这里真实地发生着。渐渐地,这个项目的意义也变成了如何探寻一条出路去保护这条河、这片流域以及组成这个生态系统的物种。

           触碰大海

           共青城到入海口,1天,搭船、汽车。

           旅程到了最后的35公里,之前在脑海中勾勒出的画面是,清风拂过发梢,一艘古朴的小渔船荡漾着,将我们从尼古拉耶夫斯克带到阿穆尔河的入海口三角洲。然而正如俄罗斯一贯展现给我们的,现实总会在意料之外。结果是,我们拥挤在一辆车里,颠簸地驶向了终点。

           车里挂着俄罗斯东正教圣像和一些随意的小装饰。被遗忘的美国摇滚歌曲的混合电音版一直在响着,风雨中,挂着一副坚忍表情的司机沿着一条崎岖的海岸线猛踩油门,时不时就会来一个急转弯。我们则在座位上弹来弹去。穿越远东的奇异之旅在这样混乱的环境中结束似乎也挺应景。

           1小时后,我们到达地图上所标的河流尽头,在一个不知名的渔村下了车。破败的码头栈桥裹挟着几栋木房子伸进了大海,锈迹斑斑的废弃工厂点缀着山顶。乌云压得很低,海浪阵阵,来自太平洋的风比以往更猛烈。

           历时70多天,行程5000公里,我们终于触碰到鄂霍次克海,触碰到太平洋的海水,短暂的庆祝和狂欢之后,我们站在那,静静地待了好久,整理着各自的心绪。这并不只是一次探险之旅。在这个星球偏远之境的最后几天,我们反思着这一路所带给我们的恩赐、启示和挑战。

           我们并不是第一个来到这片处女地探险的,但我们用双眼近距离地看到了阿穆尔河的奔流之姿,它是仅存的,惟一的,宝贵的。我们只是比较幸运能来到这里,见到这样的风景。对于我们,越来越清晰的是,这片流域正处在剧变世界的危险边缘。它所面临的挑战需要周边这3个国家达成共识去解决,但现在,它们仍然只是在为各自的需求攫取利益。如果阿穆尔河依然只是无主之河,谁都不去珍视它,它终将沉沦,最后被污染、大坝、物种消失等种种恶果所吞噬。反之,只有它真正成为每个人的河,各方都珍视它的宝贵价值,这条荒野之河才能完好地留存下来,继续滋养这片土地上的生灵。


上一篇:翻越自由之地——野骑蜀山贡嘎(Biking in Minya Konka)(2018年4月刊)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友情链接(欢迎相互合作链接)
社 长、总编辑:吴 涵 地 址: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风景区 邮 编:102405 QQ:435210633
电话/传真:010-89304482 自律热线:13718770818 电子信箱:zwlyzzw@163.com zwlyzzs@126.com
关键词搜索:中外旅游 中外旅游杂志 中外旅游杂志网 中外旅游杂志社 总编吴涵 吴涵总编
通用网址:中外旅游 中外旅游杂志 中外旅游杂志网 中外旅游杂志社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 京ICP07018567号
版权所有:《中外旅游》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