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您好!欢迎您光临中外旅游杂志网!
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中外旅游杂志网 > 情旅人生 >
国家统计局解读2019年7月份CPI和PPI数据
_政策
公安机关打击整治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犯罪成效
2019年7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0.3%
_政策
国家统计局解读2019年
公安机关打击整治民
2019年7月份工业生产者
民政部儿童福利司在
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印
国家防总进一步安排
文化和旅游部:多方
7月份全国安全生产形
税务部门打好精准扶
三部门关于将含羟考
老板入外籍怎么成为省人大代表?_评论
敦煌艺术“萌态”闯入时尚生活“受宠”(图)
高跟鞋配袜子,是high fashion还是坏品味?
波罗的海,碾碎淡淡的海波(2014年12月刊)
 
 
    

    Sample Image

           北方的大海即便是在最和煦的夏天也少有平静的日子,从海洋腹地泛起的疾风携带着漫长冬天积攒的凉爽,把波浪推向陆地的边缘。涌动的海水漫过我们车轮的钢圈,抚平了沙滩上的轮胎花纹。地理课上学过,波罗的海是盐度最低的海洋。我用手指沾了海水,放到嘴里尝,还是很咸。远处海面上棉花糖一般的云,温暖的阳光和混杂着针叶林味道的海风,却让这海水有了些淡淡的回甘。在接下来10多天的行程中,波罗的海的海浪冲刷发热的轮胎,或是在古堡的塔尖上和林间小屋的苔藓上发现淡淡的海水味道。

    Part 1 波罗的海的珍珠——爱沙尼亚

           线路:卡斯木渔村(K?smu)——拉荷马国家公园(Lahemaa)——塔林(Tallinn)——经过塔尔图和Voru——Rouge——塞图玛地区(Setumaa)——皮乌萨沙洞(Piusa Sand Cave)

           里程:450公里

           建议天数:4天

           波罗的海周围的国家不止三个,可大家都习惯把位于东岸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称为波罗的海三国。我们自驾的起点是爱沙尼亚最北端的拉赫马国家公园(Lahemaa National Park)。这是一片由森林、湿地、风化的海岸岩石与宁静的渔村所交织的特殊地带。忍过了漫长的冰封期和短暂的春天之后,海面上的渔船开始忙碌起来。刚刚捕捞上来的鲽鱼、鳕鱼和鲱鱼像是未化尽的冰雪一样堆在小码头上。从车窗扑入的海风中还带着阵阵鲜腥。

           从拉赫马国家公园到爱沙尼亚首都塔林不过40公里,我们却开了2个多小时。不是路况不好,这条连接圣彼得堡和波罗的海三国的E20公路是二战后由德国战俘施工修建的,主要用途是保证苏联的战车军团可以快速到达前华约国家,无论是路面质量还是弯道设计都非常出色。可路边的风景实在太迷人了,让人不忍踩油门。粗壮挺拔的松树上布满了春天驯鹿擦蹭新角所留下的划痕,树下油绿的草坪和或蓝或黄的花毯交替出现,时不时还有野兔、狐狸等小动物出没其中,下到辅路再拐上几个弯,又会有不同的惊喜!也许是一条颜色如丹似血的瀑布,也许是一个砖墙草顶的小村庄。当然,这条公路上最大的惊喜还是它的终点——塔林。

    积塔成林

           沿着磨得发光的石板路驱车进入塔林老城,城内尖塔林立:戍堡的、教堂的、哥特式的、东正式的,撑起了城市的天际线。这座完整保持了中世纪风貌的古堡之城建在距离港口不远的一座小山上,静静地守候着波罗的海。历史上爱沙尼亚人口很少,时至今日不过300多万,在面对海上或东方陆地上的入侵者时,基本上是不战而降,这座坚固的城堡从来没真正发挥过作用。这倒成就了塔林古城的美名,大量欧洲游客把塔林当做夏天度周末的好去处。尤其是与爱沙尼亚一海相隔的芬兰人,简直把这里当做了自家的后院。结果就是,在老城最受欢迎的几家餐厅,比如老汉萨烤肉、上城煎饼店等,菜单都要写成六七种欧洲语言,本没有几道菜的菜谱就变成了砖头那么厚。每逢夏季,老城的市政厅广场都有免费的音乐节。乐队正在演奏《皮尔金特》中的《魔山》,宏大的声响正在高耸的塔尖之间盘旋,让古城的夜空变得魔幻迷离。我却已经等不到这一曲终了,发动汽车,在街边夜店霓虹灯的闪烁中驶向东南方。

    “红村”Rouge

           波罗的海仲夏夜的天光还是68网赚很亮,只是在密林间穿行的时候才觉得确实是晚上了。Rouge是一个位于东南边境的小山村,和塔林是斜对角。整个爱沙尼亚的面积仅相当于三个北京市,中速开上3个多小时就可以完成任何两点的位移。当我们沿着石砌小教堂后面的石子路找到Suurj?rve客栈的时候,店主老约翰已经在木栅栏门口等着我们了。简短的寒暄之后,他第一句话就是:“先吃再洗,还是先洗再吃?”我立刻晕菜了,什么情况?老人的英语也不大好,干脆直接拉着我到了后院的一个小木屋前,门口整齐地堆着一堆红松木的柴火。正在我疑惑的时候,一个全身赤裸、遍体通红的小伙子在热气蒸腾中大叫着冲出屋门,一头跳进旁边的湖水里。明白了,是洗桑拿!都到门口了,那就先洗吧。当我裹着浴巾进到桑拿间的时候,老人家塞给我一个铜制的温度计和一束带叶子的桦树枝子,然后随手把一瓢冷水浇到了烧热的圆石上。在一股足以灼伤气管的水汽蒸腾中,我开始抽打全身。温度计的指针已经到了100摄氏度,我已经出了7遍汗。我也大吼一声,破门而出跳到冰凉的湖水中。片刻之后,一串更强的吼声随着波纹在湖面上荡漾开来。

           晚餐非常简单,饮料是鲜榨的野草莓汁,头盘是烟熏三文鱼,主菜是三文鱼排。这个村子附近散落着7个小湖,三文鱼正是本地的特产。次日的活动正是湖中游泳、湖畔钓三文鱼、林间采野草莓。要不是前方还有两个国家要去,我真希望一直在这里住到回程。挥手和老约翰告别后我才想起来,忘了问他Rouge在爱沙尼亚语中是什么意思。我看着正握着方向盘、被草莓染红的双手,忽然想到rouge在法语中是红色的意思,草莓是红的、三文鱼是红的、刚洗完桑拿的皮肤也是红的,干脆就叫“红村”吧。

    Part 2拉脱维亚的前世今生

           线路:采西斯(Cesis)——高加自然公园(Gauja National Park),Skalupe疗养地(前苏联防核工事)——西古尔达城堡(Sigulda)——里加(Riga)——经Jelgava进入立陶宛

           里程:400公里

           建议天数:3天

           波罗的海三国都加入了欧盟,从前忙碌的边界关口已经被废弃,有一座海关大厅甚至改成了麦当劳。不过在这里开车还是要勤看路标,我们转错了一个路口,又加了脚油,结果差点儿进了俄罗斯。等找到正确路线到达采西斯的时候,天色已晚。这里曾经是纵横一时的圣剑骑士团总部,旧城里城堡、教堂和小巷之间依然弥漫着浓厚的中世纪氛围。但诡异的是,这里几乎见不到行人,商店和理发店的陈设与招贴画停留在1980年代。很多房屋的门窗被钉死,花园杂草及腰,木屋外表的漆皮斑驳卷曲,铜锁都已经锈死。我越走越是脊梁发冷,感觉来到了一座沉睡多年的暮光之城。直到在旅馆里喝上一杯冰凉的啤酒,我们才安心了一些。大概是因为客人不多,老板娘虽然英语不好却很喜欢聊天。听了半天我才搞明白,在苏联解体之后,采西斯的年轻人都奔向了首都里加,这里的人口越来越少,平均年龄也越来越大。老板娘的最后一句话异常清晰:“总有一天,这座城市会死去。”旅行不是LP上干枯的文字,也不是宣传手册上永远明媚快乐的图片。它是一种自由的偶遇,谁也不能保证你得到的是什么,但可以保证的是,你总会得到什么。远离传统旅游路线的采西斯所给我的这种异样感受,恐怕只有在自驾行中才能得到。

    海纳百川汇里加

           里加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商业和艺术之都。早在中世纪,它就成为汉萨同盟城市,大批北德意志商人汇集在里加,收购琥珀和皮草。从那时起,里加就向波罗的海上传播来的一切文化敞开了胸怀。老城中最有意思的建筑是黑头之家,它始建于1344年,是当时未婚青年商人行会所在地。之所以叫黑头之家,是因为它的保护圣徒是个非洲的黑人,在建筑的外墙就能看到他的形象。这里还有750座新艺术(Art Nouveau)风格的建筑,所谓新艺术,是20世纪初在巴黎兴起的一个建筑流派,这里是全世界新艺术风格建筑最多的城市,尤其是Alberta大街,抬头看得人脖子疼。

           我到每个地方都喜欢去市场看看,一是图人气旺,二是想了解一下当地物产,三是能买些便宜东西。里加的中央市场绝对是我去过的最大气的市场之一。它原本是齐柏林飞艇的停放仓库,外观有着大工业时代的简洁雄壮,室内的采光和通风也都非常好。四个机库主营的货品也不一样。我在鱼档前学习了海洋动物品种,在旧货厅把玩了前苏联的头盔望远镜,在小吃摊比较了拉脱维亚菜和俄餐的优劣,最后拎着几个硕大的烤饼干和一公斤状如葫芦、只有肉没有核的梨,出发继续向南。

    Part 3 虔诚立陶宛

           线路:希奥利艾(Siauliai),十字架山——维尔纽斯(Vilnius),特拉凯城堡(Trakai)——经过考纳斯(Kaunas)到克莱佩达(Kleipeda)——进入库尔斯沙嘴(Curonian Spit)——尼达渔村(Nida)

           里程:600公里

           建议天数:5天

           和森林密布的两个邻国不同,立陶宛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家,到处都是平坦肥沃的农田。公路笔直地伸向南方,车窗外的风中有种温热的湿润,感觉非常熟悉,我知道波罗的海就在不远的地方。路旁的电线杆和房屋的烟囱上时常能看到树枝搭成的大鸟巢,在非洲过冬归来的白鹳已经开始为哺育幼鸟而忙碌了。它们摇摆着细长的双腿和同样细长的红喙在巢中娴雅地踱步,或是忽然展翅飞翔,引得我们停车拍照。

    希奥利艾的十字架山

           又一次远离了波罗的海,我来到立陶宛的第四大城市。这里曾经坐落着苏联的空军基地,苏27满天飞。现在还是空军基地,可主人变成了北约,F16满天飞。不过我可不是来看飞机的,我的目的地是城北十公里的十字架山。一座十米高的小山丘已经被5万多个大大小小、形状材质各异的十字架完全覆盖。这些十字架不光来自本地,我在其中还找到了葡萄牙空军、匈牙利、日本、甚至以色列的十字架。特色各异的十字架却有着同样的虔敬和执着。据说最早在这里摆放的十字架是为了纪念在反抗俄国统治中牺牲却找不到尸骨的战士,后来越聚越多,竟然成了圣迹。

    雾锁城堡

           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号称是“欧洲最大的巴洛克城市”,老城区精美的建筑让当年入侵俄国途经这里的拿破仑心生艳羡,说真希望把它搬回巴黎。维尔纽斯是欧洲著名的热气球之都,从波罗的海吹来的稳定气流让飞行变得舒适惬意。在热气球上,你可以像天神般俯瞰这个精美的城市。

           维尔纽斯西南26公里的特拉凯曾是立陶宛大公国的首都,那是这个国家最辉煌的时代,国土从波罗的海延伸到了黑海,后来与波兰合并成怎么赚钱了当时欧洲面积最大的国家。往日的荣耀早已渐渐远去,但代表了那个时代的特拉凯城堡依然保持着它梦幻般的颜色。清晨,整个小镇被湖上飘来的水汽所笼罩。待到雾气转薄,就会依稀看到,在湖的中央竟有一座中世纪神话般的城堡。等太阳完全出来之后,这座被蓝色湖水所环绕的城堡虽然历经了600年沧桑,却有着娇艳的橙黄色外表。特拉凯最让我难忘的是湖畔通向城堡大门的卡拉伊特街。它的居民是一支托庇于立陶宛大公的黑海突厥人的后代,世代守卫着城堡。有趣的是他们的宗教竟然是犹太教,到今天还坚守信仰,去街上一家叫做“可内萨”的犹太教堂礼拜。同信仰一样执著的还有他们的饮食习惯。于是,我中午吃到了牛肉汤面和烤包子!后者的做法和味道与新疆的几乎没有区别,只是瘦肉偏多,香味淡了。

    海浪轻吻库尔斯沙

           从东向西横穿了整个立陶宛,也就是说3个多小时之后,我们的车停在了从克莱佩达到库尔斯沙嘴国家公园的摆渡船上。不过几分钟,我们就渡过了库尔斯内海,开车穿行在高大的枞树林中。库尔斯沙嘴南北长度为100公里,但沙岛最宽的地方不过2公里,北边50公里属于立陶宛,南面的部分归俄罗斯的飞地加里宁地区。驾车碾过铺满斑驳树影的小路,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野鹿和野猪在林间出没。上车的地方是渔村Nida寂静的海港,帆船从平静的内海上滑过,毫不惊扰码头上的垂钓者。2分钟之后,下车的地方是在连绵的沙丘脚下,攀爬上那座52米高的大沙丘,面前又出现了宽广汹涌的波罗的海。细白的沙滩上找不到任何遮阳伞,所有人都努力让阳光给自己的皮肤镀上一层古铜色。有些孩子则顺着海浪在岸边冲起的泡沫中在低头寻找着什么。我本以为他们在找贝壳,走进才发现,在洁白的贝壳和混浊的海沙之间偶尔会夹杂着小粒的琥珀。波罗的海的海床下埋藏着大片远古森林的化石,而琥珀就是树脂的化石,它的重量比水轻,通常在一阵大风之后就会浮出水面,最后被海浪送到岸边。虽然在波罗的海三国的各大城市中都有琥珀专卖店,我还是在沙滩上捡了一小颗琥珀。它里面没有被封住的小昆虫,色泽也暗淡无光,却是波罗的海为我此行留下的最好的礼物。


上一篇:阿穆尔河,抵达无人河(2018年3月刊)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友情链接(欢迎相互合作链接)
社 长、总编辑:吴 涵 地 址: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风景区 邮 编:102405 QQ:435210633
电话/传真:010-89304482 自律热线:13718770818 电子信箱:zwlyzzw@163.com zwlyzzs@126.com
关键词搜索:中外旅游 中外旅游杂志 中外旅游杂志网 中外旅游杂志社 总编吴涵 吴涵总编
通用网址:中外旅游 中外旅游杂志 中外旅游杂志网 中外旅游杂志社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 京ICP07018567号
版权所有:《中外旅游》杂志社